展开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门户 消费品 IT服务 查看内容
  • QQ空间
  • 回复
  • 收藏

短视频淘金:微信视频号有没有想象空间?

小程故事多又多 2020-3-28 22:48 194人围观 IT服务

视频号能不能坚持独特的定位,不仅是对张小龙的挑战,也是对马化腾的挑战。

文 / 黎帅
2020年的新冠疫情让学校老师都成了“网络主播”,微信视频号让媒体老师都成了“视频博主”,人人都是视频自媒体的时代来了。
“一堆‘导师’视频,估计也是张小龙没有想到的。”一位科技圈媒体人向记者吐槽。
今年1月,内嵌在微信发现页的视频号开始内测,3月开始,视频号开始增加内测数量,优先向科技、金融等行业从者开放内测,笔耕多年的媒体老师纷纷开始尝试出镜,做一名视频博主,记者的朋友圈一夜间也多不少视频号的分享链接。
互联网人士、市场营销人士张栋伟告诉《媒体训练营》记者,自己20年前就网络上设有专栏,公众号火起来的那几年,没有珍惜,这几年自媒体(图文)的红利期已经过去了,未来几年是短视频的未来。3月1月,张栋伟开通了个人视频号,在运营一个月发布20个视频后,账号粉丝数超过了一万。
微信创始人张小龙曾在微信公开课上表示:视频号是为了让你记录生活,而不是记录美好生活(“记录美好生活”是抖音的口号)。
张栋伟在视频号上分享个人观点也有生活状态,他告诉记者,观察一个月视频号的内容发现,视频号没有明显的调性,像微博、抖音、快手的大杂烩。唯二的特点是:播主自己的生活,按社交链推荐,搬运的、加企业logo的内容都会被删除,这让视频号不会成为微博,不会是抖音。
对内容创作者来说,视频号的吸引力有下面几点,一是微信的超级入口价值,二是与抖音、快手形成不一样的内容生态,抖音、快手内容偏娱乐化,微信视频号可能成为专业化内容的入口。微博视频流量向大V、头部聚集,。
任何产品的成功不是因为与成功者多么雷同,而是因为与成功者多么不同,也就是要有独特的定位。坚持独特的定位很难,需要理想主义者的执着,这不仅是对张小龙的挑战,也是对马化腾的挑战,毕竟马化腾才是老板。
1
新风口:先占个坑再说
“公众号让再小的个体都有自己的品牌,视频号让再油腻的大叔都可以无压力出境。”一位媒体人在朋友圈评论。
微信视频号与其他短视频平台最大的差别在于推荐机制。《媒体训练营》记者了解到,视频号采用社交推荐机制+机器推荐机制,用户可以看到微信好友点赞的内容,也可以看到自己可能感兴趣的内容。基于微信庞大的社交网络,视频号的内容可以精准的找到受众。
3月24日,欢子注册了自己的微信视频号,欢子此前活跃于今日头条、火山小视频、快手等平台,主要创作三农领域的内容,是一名拥有百万粉丝的网红。在微信视频号,欢子发布的第一条短视频并没有获得大量流量,截止至发稿仅有6个评论、28个点赞,这并不妨碍欢子对微信视频号看好。
欢子告诉记者,微信是聊天工具,其他平台聊天好像没有那么方便,微信基本上每个人都用,可以聊天转账发红包,可以看朋友圈和视频号,以后越来越多人用习惯了视频号应该会成为一个风口。
欢子告诉记者,微信视频号将会成为他们团队后续侧重运营的短视频平台,至于后续在视频号上盈利的方式,欢子没有想好,“只能等待了,平台会慢慢更新功能的吧。”
张小龙对微信的反思(来源:网络)
据微信官方发布的《微信视频号运营规范》显示,视频号内容禁止出现广告性(包括各种形式的推广、营销、商业宣传)和误导性的表述,这让视频号不可能出现微商、直播带货、培训课泛滥的情况。
视频号不是直播带货平台,却依旧可以为带货“服务”,由于视频号可以直接链接到微信公众号,两者可以直接成为相互补充关系,鸿门资本创始人、电商行业专家庄帅告诉记者,视频号有社交和内容生态优势,社交等于信任,加上内容多样化,可以直接组成一个新的内容生态。
同时由于短视频内容制作更轻松,可以实现更高频率的更新,文章输出却很难,视频号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原创作者的创作能力。另一方面,内容多样性其实很难实现。庄帅告诉记者,短视频团队目前只会将视频号当做一个新的传播渠道,发布的视频在各个渠道同步,独特性很难保证。后续随着优化和发展需要增加内容多样性,满足微信不同圈层的短视频内容需求。
2
新格局:人人都是视频自媒体
内容创业者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风口,记者发现微信视频号中李佳琪、薇娅、李子柒等当红博主都已经注册,在刷了一段时间视频号后,美食、娱乐、艺术等标签的内容在增多,社交关系推荐的媒体老师视频的占比在减少,看视频号的时间越长,视频号看起来更像抖音、快手或者微博。
“很难,一旦机构来了,我们都要完蛋。”一位科技领域的博主告诉《媒体训练营》记者,个人的视频号很难养成影响力,由于没有专业的内容制作能力,内容选题、包装、传播都会受到限制,专业的短视频团队成批入驻后,个人视频号很难再分到更多流量。微信视频号后续如何调整平台机制是关键。
为对抗头条系的短视频,腾讯曾尝试“人海战术”,公开数据显示腾讯前后共推出至少14款短视频APP,微信在朋友圈也曾上线过小视频和时刻视频,都算不上成功。2019年年底的腾讯员工大会上,腾讯COO、PCG负责人任宇昕透露了2020年微视的新目标,“希望明年微视达到5000万DAU”。
短视频行业典型APP活跃率(来源:QuestMobile)
微视是腾讯短视频平台中大众知名度较高的一个,微视重启一年半的时间里,腾讯给予大量资源倾斜,但其4000万左右的日活体量与4亿日活的抖音和3亿日活的快手仍然差距巨大。据《财经》在今年7月的报道,腾讯公司副总裁林松涛为微视制定的2019年目标是4000万DAU,这一目标的达成情况,腾讯方面没有公布。
在微信生态中做短视频或是腾讯最强的底牌,《2019年微信数据报告》显示,2019年微信的月活跃账户数超过11.5亿,较去年同期增长6%,若视频号在微信中全面铺开,将直接成为国内最大的短视频平台。
“打败康师傅的,不是统一方便面,而是外卖,微信可能仅仅只是想要完成一个更好的微信。”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,微信做视频号基于社交,而不是基于短视频。
2020年1月的微信公开课上,张小龙在《关于信息互联的 7 个思考》中,认为公众号的失误有两点:一是限制了内容创作者的范围;二是最合适的内容的载体是文章,图片、视频等形式没有很好地被承载。“不能要求每个人都能天天写文章。”
不同于抖音“记录美好生活”的定位,微信给视频号的定位是:一个人人可以记录和创作的平台,和更多人分享生活和世界。一个美好,一个真实,谁更适合记录我们的生活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抖音一键关注软件